风雨情缘第二部23作者Lovelytooth - 优优色影院

字数:6003



             第二十三章妖谷之惑

  施灵逸显然来这处厅堂次数不少,抹干了冷汗又是冲茶又是递水,简直和自己家一样熟悉。

  这浑人看月华夫人跪在地上,给那位娇俏的小仙子捶腿。也是有样学样,跪在林风雨身前伸出毛茸茸的蒲扇大手,也捶起腿来。

  怪异的模样让宁楠忍俊不禁,先是得意地看了一眼娇媚的月华夫人,又指着粗鲁的施灵逸朝林风雨做个鬼脸。

  林风雨看着宁楠享受美人服侍,羡慕嫉妒恨得要命。反观自己身边这位五大三粗。原本一脸虬须还有些威猛的样子,如今脑袋光得跟鸡蛋似的,十足傻逼模样。一肚子气不敢朝宁楠发,抬脚把火狮精踢了个筋斗。

  施灵逸不敢生气,又讨好地爬过来,乖巧得像只小猫。林风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抛出柄匕首道:「言语冒犯宁仙子,自己把舌头割了。」施灵逸脸苦如嚼黄莲,本来元婴的修为割了舌头再长出来不难。可是这位大爷不走,长出来也只好操刀子再割了。缺了舌头,一副天生的大好嗓门没法大吼大叫,当真难熬。
  还是肖朗精明,在林风雨背后目视施灵逸,在肩头点了一点示意。这浑人忽然福至心灵,就地一滚化出本相,竟是一只威风凛凛的三头火狮。最左的头颅吐出舌头,用爪子拈住匕首一刀割下,又变回人身倒是无碍他大嗓门,双手捧着匕首归还。

  林风雨笑骂一声:「妈的,算你运气好!」指着二女说道:「这是宁仙子,这是许仙子,都给我认准了!言语冒犯了割舌头,手指碰了切手掌,手掌碰了剁整只手臂,记住了?」这位大爷作威作福,二妖只好唯唯诺诺应承。

  「肖朗!」「哎,小妖在此!」啸月天狼忙不迭地答应。

  林风雨又皱了皱眉骂道:「他妈的你这名字起得不好,谁喊你占谁便宜,改一个罢?」肖朗面容抽搐,心想这位爷管的东西是不是太宽了?但是既然大爷发了话,不回应也不成,纠结半天试探性问道:「要不,小妖改名肖苟,大仙您看如何?」宁楠与许玲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林风雨当即道:「这个好这个好,宁仙子与许仙子都赞赏,就叫这个吧。」施灵逸喃喃道:「天爷哎!大仙对这位小姑奶奶言听计从,敢情小姑奶奶比大仙还厉害。」林风雨顿时跳起来照头就是一顿暴揍骂道:「宁仙子打我就像打儿子一样,你说谁厉害?」饶是皮糙肉厚,浑人也不想说一句话讨一顿打,当即护住面部,一声不吭忍揍。

  林风雨撒够了气,实在是之前被慕容千罡与谷凡打得惨,一股气憋得太久。难得有机会作威作福,这会儿火气发作出来,倒是心气儿也舒爽了许多。

  喝了两口茶,花影宫主伊丽丝也来到厅堂前,正盯着地上几个深坑发愣。林风雨正等着四族之长自投罗网,看见这个高挑健美的身影笑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坐下聊聊!」伊丽丝柳眉倒竖道:「月华,这只死兔子敢对本宫这么说话,你就这么管教下人的吗?」施灵逸与肖苟恨不得扑上去堵住那张臭嘴,一同痛苦地回头捂脸,心中祈祷:「祖宗在上,千万保佑这位大爷不要狂性大发,又把我打一顿。」看她喷火的凤目顾盼生辉,鼻梁挺直,红唇丰满,头上的发髻,身上的衣着倒是十足十的苗女装扮。林风雨放下茶碗,道:「第一,我不是兔子;第二,我现在就管教下人给你看。」说罢祭出虚灵炉,这炉子之前遭受重击伤痕累累尚未修复,可是冰凤炎龙嘶吼而出之下,仍是让伊丽丝花容失色。施灵逸更是吓得手中的水壶都拿不稳,脚下打着摆子惊叫一声:「冰焰?」都是玩火的行家,一看便知。

  龙睛凤目紧盯伊丽丝,庞然威压让她气都透不过来。汗透重衣之下才想起,自己看见的是玉兔正跪着给个小姑娘捶腿,火狮在冲茶倒水,天狼一边伺候。厅堂上只有三人是坐着的,不禁深深打量一眼,指着林风雨道:「你……你是……昨晚那个……不对,你不是妖族。」林风雨将茶杯递给肖苟,示意填满,对伊丽丝不理不睬。

  伊丽丝沉默许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单膝下跪道:「妾身冒犯了大仙,还请大仙海涵。」林风雨啧啧两声道:「下人不是这么做的。」伊丽丝咬了咬牙,双膝跪下匍伏于地道:「大仙,请饶恕妾身。」林风雨朝着门外探头探脑,自言自语道:「怎么那条老蛇还不来?」伊丽丝悄悄抬眼瞧见月华夫人的模样,膝跪前行道:「还请大仙撤了术法,妾身这就来服侍大仙。」林风雨满意地点点头,等的就是这个!收回虚灵炉,老神在在地等着健美丽人服侍。宁楠凤目一瞪喝到:「喂,新来的,没看许仙子要人服侍吗?」林风雨顿时蔫在椅子上。

  伊丽丝不明所以,偷瞧施灵逸与肖苟,二妖忙朝许玲儿比划两下,算是指了条明路。伊丽丝一声不吭爬到许玲儿身前,抬手捶腿。让元婴大妖给自己捶腿,许玲儿乐的笑如娇花。

  伊丽丝人既漂亮,作为一族之长又作威作福惯了。见许玲儿修为平平,林风雨又撤去法术,凶性又起心里一发狠臀后忽然长出一只毒钩向许玲儿勾去,想要以她为质先脱离险境,再请动族中图腾让那个可恶的死兔子付出代价。

  施灵逸与肖苟又是痛苦地回身捂脸,这一次不再心中祈祷而是直接破口大骂:「死贱人,你要害死大家不成?」金光一闪,毒钩荡开,金光再一闪,伊丽丝整个人被打飞出去。林风雨手指弹出「射阳箭」,不给她一点机会。

  又喝下一口茶,走到伏在地上喘息的伊丽丝面前道:「刚才只不过给点小苦头没有伤你,不要装死。」伊丽丝从地上跳起大声道:「不过仗着法宝高明,本宫不服。」一句话让肖苟与施灵逸差点跪在地上喊她姑奶奶了。

  林风雨哂笑一声:「也给你个机会。说罢,怎么才服气?」蝎后臀尾的毒钩延展变长缠绕周身如锁链一般,林风雨又回头瞧了瞧月华夫人的尾椎骨,大有把兔尾与毒钩比较一番的意思。却被宁楠一瞪,顿时缩了缩头。

  伊丽丝大声道:「咱们不用法宝,本宫与你比一比武艺术法。」林风雨勾勾手指头道:「行,先让你一招。」伊丽丝着地一滚,变作一只华彩斑斓的巨大蝎子,八只大脚利如长枪,摇头摆尾凶威赫赫,狰狞可怖。宁楠与许玲儿刚见了三头狮子,此时又见五毒巨蝎,都看得很是好奇在一旁品头论足。

  伊丽丝更怒,张牙舞爪一摆蝎尾向林风雨钩来。

  林风雨轻轻跃起避开,蝎尾如同人手转折自如,招招不离他要害。林风雨呵呵一笑,一把抓住蝎尾大喝一声,将庞大的身躯来个过肩摔,又在地上砸了个深坑。看得施灵逸面皮连连抽动,一身骨头又痛了起来。趁着伊丽丝在地上滚爬不起,林风雨身形电转在八只足节上一一点过,站在狰狞蝎脸之前努了努嘴示意,不是手下留情你八只脚已经断了。

  伊丽丝巨口一张,口喷毒火鼻喷毒烟,阳光照耀下现出青紫红黄蓝五种色彩。毒烟毒火又混合在一起交叉配合,生成数十种不同的毒性。

  林风雨也是一皱眉,这招厉害。后退半步掌发火光,玉阳掌火漫空燃烧化解毒性,毒烟却无孔不入,夹杂着剧毒窜过火焰空隙。林风雨嘿嘿一笑,又使「神焰九转」,玉阳掌火形成火龙卷,抽干了周围的空气将毒烟毒火一并吸入焚烧殆尽。

  火焰笼罩巨蝎旋转不停,炽烈的高温终于让她服软低头,化作人身跪地求饶。
  林风雨收回火焰,扫视三妖一眼道:「我说你们这些妖怪怎地戾气都如此之重?不讨一顿打皮都痒痒么?」施灵逸心道:「爷爷,若论戾气重谁能与您比呀。」收拾了伊丽丝,林风雨又抬头看最后那条老蛇在哪。月华夫人却道:「主人,月奴认为奢华仓今日

不会来了。」林风雨奇道:「不是说好了今天四族一起来的吗?为什么?」月华夫人道:「主人不知,巨蛟天蛇精有预知吉凶的天赋神通。奢华仓已修成头上龙角,能通冥冥天意,怕是已知今日

在此讨不了好。不敢来了。」林风雨指着月华夫人对其余三妖道:「你们看看,我家月奴多乖。哪像你们一个个踹着鬼心思。月奴,你说主人要怎地才能让他们乖乖听话?」月华夫人讨好地媚笑道:「最好的办法便是和月奴一样,给他们也下了奴印。」那骚媚的样子,让宁楠恨恨地在她隆臀上踢了两脚。

  三妖顿时脸色大变,恨恨对着月华夫人骂道:「你好狠的心哪。」林风雨拍了拍手赞道:「好办法。让我想想昨天怎么对月奴说来着。哦,对了,要么死,要么让我下奴印。哪,给你们点时间,选一个。」这一次下手分外狠辣,一方面迅速控制妖族对脱困有极大的帮助,另一方面虽然实力上碾压百妖国,却忌惮各族供奉的图腾有什么奇异的大威力,比如朝月宫庙宇里的明月就让他吃了大亏,不快刀斩乱麻恐生后患。经历那么多事情,他早已不是从前那个软绵绵摇摆不定的性子。

  三妖犹犹豫豫,肖苟虽然嘴上服软却,心里早想着应对之策,一直相等四妖到齐合力之下或有取胜可能。只是见了林风雨五花八门的法宝与术法,心就凉了半边;再看老蛇不来,施灵逸一副早被吓破狮胆的模样,另一半心也凉了。
  倒是他最为果断,咬牙道:「肖苟愿奉大仙为主,请给小妖下奴印。」伊丽丝心里奇怪怎么改个这么乱七八糟的名字,也是没得选择;施灵逸更是任由揉捏。
  林风雨撑起一丝明月法则隔绝庞然伟力,分出神念给三妖下了奴印。颇有些志得意满,百妖国虽弱,毕竟是实打实掌握在手中的力量。

  一挥大袖意气风发下令道:「老蛇不来,咱们去泥潭里挖他出来。月奴,前面带路。」颇有统领群妖的豪迈。

  宁楠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林大哥,楠楠也想看热闹,快来抱我去!」方才挥斥方遒的群妖之首立刻一副狗腿的模样,屁颠屁颠跑过去讨好道:「来了来了,大哥抱你去。」四妖各自点起人马,都是些有一定修为的小妖,加在一起足有千余人。林风雨怀抱宁楠,跨坐在一只化作本相的火狮之上,一帮人气势汹汹杀到曜角潭。月华夫人指着一处深不见底的水潭道:「主人,曜角潭宫殿就建在此潭中。奢华仓擅长水战,不出来倒是不好动手。」林风雨回头瞪了她一眼道:「这么瞧不起你家主人吗?」咬破指尖,久已不见的白虎朱雀重现世间。林风雨功力大进之下,又绘青龙玄武,四圣兽齐出震天狂吼。

  虽是血液凝聚的虚像,天然的神兽威压还是让这些洪荒异种有些扛不住,看着林风雨又惊又怕。

  玄武破开潭水开道,青龙高空压阵,朱雀白虎环绕四周,凶威赫赫一路杀到曜角宫前。施灵逸一看左右无水,顿时胆气壮起来,卖弄精神上去拍门叫阵。
  侥幸保存的舌头大发神威,声如春雷滚滚远远传去,震得天际都有回音,直喊得声音嘶哑,曜角宫依然大门紧闭动静全无。林风雨为有如此白痴的手下感到无比耻辱,被宁楠和许玲儿调戏得捂住脸抬不起头来,双目泪眼涟涟无语凝噎。
  还剩下的三妖原本同病相怜有心提醒两句,见宁楠发话埋汰主人,知道这小姑奶奶被主人宠得无法无天,大气都不敢喘。只怕张口之下惹来心情非常不美丽的主人一顿暴打。若是小姑奶奶再对他们哼一声表示不满,那还不如抹脖子自尽算了。

  施灵逸吐着舌头喘着粗气灰溜溜地跑回来,二愣二愣地道:「主人融禀,奢华仓不识抬举。待老奴打破洞门揪他给主人谢罪。」也不知道哪里学来这几句文绉绉的话,此刻发挥出来还颇有自得之色。其余三妖齐齐向后退了一步低头不敢看,果然听见连声哀嚎,重拳风声虎虎,拳拳到肉。待到暴风雨挨过去,施灵逸鸡蛋一般的光头一块青一块紫,眼圈乌黑,鼻孔下挂着两道血痕,犹在一脸迷茫,不知道为何如此卖力又讨来顿胖揍,望着三妖安然无恙神情甚是幽怨,心道果然做多错多,不做不错。

  林风雨横抱宁楠踩在火狮头部喊道:「奢华仓,我数三下出来投降。否则玉石俱焚。一!」曜角宫中一阵声浪翻涌,长得像根竹竿似的奢华仓全副披挂,当先而出,脸露悲愤之色道:「小妖自问没来惹大仙,何故苦苦相逼?」施灵逸顿时极为不满,却又万分佩服主人的威势。老奴喊了半天没动静,主人一句话这条老蛇便滚了出来,果然主人威武。

  回头对三妖道:「这老蛇不是好东西。是战是降给句话不就完了,害我又被主人一顿好打。」三妖同时一拳捶在他头上怒骂道:「你他妈喊两句没回应不会直接打碎洞门,蠢笨如猪,害我等提心吊胆。」林风雨不理四妖在身后的小动作对奢华仓道:「五族已有四族归顺,懒得跟你扯东扯西,奢华仓,给句痛快话。」奢华仓还未说话,身后的小妖鼓噪道:「族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们不降,拼死一战。」这帮巨蛟天蛇精倒是有骨气,想想也是,曜角潭在五族之中虽然数量最少,却是战力最强。蛟蛇天生异种要拜服在一个人类以及一帮给人类做奴仆的妖怪手下,定然不情不愿。

  施灵逸挨了两顿打终于有了宣泄怒气的地方。抄起一柄大砍刀跃出人群狮吼道:「不降就打,小的们跟我上。」顿时尘烟滚滚,五族战在一处。蛟蛇战力颇强,一族力敌其余四族倒也有来有回,瞬间伤亡了不少小妖。林风雨看得心中肉痛又是暗暗皱眉,一来这些小妖都是自己手下,死了一个都是可惜;二来百妖国打起来惨不忍睹,就像街头流氓打群架一般,毫无章法可言。

  林风雨看这形势,想要兵不血刃也不可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召唤四圣兽屠杀蛟蛇。

  四圣兽一现身,蛟蛇顿时被压制。白虎嘶吼连天,逮着蛟蛇便是一扯几段,尽数吞入口中;朱雀烈焰焚天,空气中弥漫着烤肉香,也是吃的腹部鼓胀;玄武动作缓慢,巨足一踩便是震死数条蛟蛇;青龙更是对着蛟蛇有着天然上位者的威压,龙睛一瞪,蛟蛇无不骨软筋麻,匍匐不动任由吞噬。

  四妖王合战奢华仓,见主人心疼手下小妖主动出手,也是心怀感激。施灵逸力大无穷,一柄大砍刀舞得虎虎生风;肖苟手持狼牙棒,专找下三路;伊丽丝双手纷飞快得不见踪影,几柄短刀只在砍刀缝隙中穿梭,间或毒钩突袭;月华拿着只捣药杵,不时往空中祭起,专打蛟蛇头颅。

  奢华仓纵然修为略高半筹也是左支右拙只有招架之功,手下子侄惨嚎之声不断传来也是心如刀绞,抛下齐眉棍跪地匍匐道:「大仙,小妖降了,小妖降了!快快请住手。」林风雨与宁楠对视一眼,这堪称出道以来最轻松的一战,两人腻在一起就把事情办了,果然有手下就是好办事。将奴印给奢华仓种下,又是浩浩荡荡打道回府,五妖遣散小妖紧跟在后。四圣兽各自吃了十来二十条蛟蛇,妖气大涨,林风雨也是高兴。

  曜角潭那里湿淋淋的,自然不喜欢;圣元天全是一帮大老粗二愣子,根本呆不住;花影宫名字叫的漂亮,却又瘴气连连;至于天奎宫充满腐臭的气息,闻之欲呕。还是住在朝月宫,果然兔子爱干净,住的地方也舒服。

  林风雨收服群妖兴高采烈,刚想打听大混沌阵的虚实。虽然这些妖怪懵懵懂懂,修为又一般,好歹在山谷里居住数千年,多少能看出些门道。忽然心里想起一事,抬头望着大混沌阵沉默不语。

  回头向许玲儿问道:「玲儿,那天咱们是怎么下来的?」许玲儿不明所以,指了指当时疗伤的方位道:「不清楚,我就带着你们俩落下来,就到了那个地方。」林风雨大惑不解,又向五妖问道:「月华给我说过百妖国数千年没来过外人,是这样吗?」五妖齐声道:「回主人话确实如此,从未见过外人。」宁楠道:「大哥,云雾山谷名声在外,想来碰运气的,各宗门派来探查的只怕人数也不少。从来没人能进百妖国,说明都给阵法挡住。咱们是怎么下来的?」小魔女始终腻在怀里不肯下地,林风雨抚了抚她鬓边秀发道:「正是如此,好奇怪呀。」心想着就凭这些妖怪的孬货模样,基本就靠着本族天赋神通混日

子,术法乱七八糟,法宝也是粗粝,只配窝里横,随便来个元婴后期的修者也把他们收拾了,哪轮得到自己捡便宜?

  大混沌阵?林风雨抬头看天,过了会儿又又问道:「那你们妖族有离开百妖之国的么?」得到的答案让他心中微痛:「有,最早的是天狐一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