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巧成拙的報復 - 优优色影院

幾年前當我還在某家醫療單位服務的時候,由於工作上的需要,經常必須跟開刀房的護理同仁合作,慢慢的也逐漸的跟這些護理人員熟悉起來。這其中當然有面貌比較姣好的護士小姐,因為開刀房的工作通常是相當冗長且無聊的,因此醫護人員之間的黃色笑話是源源不斷地流傳在開刀房裡面,這或許是一般人對護士小姐的看法通常是比較負面而且是比較不公平的。
這其中我跟一位叫媛媛的護士很談得來,我也時常開她的玩笑,見多識廣的媛媛頂多是杏眼一瞪,也不以為杵。由於彼此之間都存有好感,所有在開刀房的角落,我經常握握她的小手、抱抱她的小腰,在沒有人的場合,我也經常開玩笑的邀她同房,她充其量只是捶打我幾下罷了。
我之所以會如此,那是我認為她們護士小姐都是比較開得起玩笑,卻從來也沒認真過。過不久我就離職了,後來輾轉得知媛媛嫁給一位醫師,這本是一件人人稱羨的美好姻緣,怎奈世事難料,就在一次無意間的邂逅得知,媛媛她過得很不快樂!
經過細細詳談之後,才知道她的名醫老公有特殊的性癖好。在我不斷的追問之下,原來她老公不喜歡夫妻之間單純的性行為,他喜歡兩女一男的3P,更變態的是,她老公喜歡看媛媛跟其他的女性性伴侶性交!要如此才會激發起他的性欲。這下子我可是聽得目瞪口呆,怎麼這麼高知識水準的人會如此變態?!
聆聽到此,我的腦海裡不禁浮現出美豔的她裸體與別的女人性交的想像,內心莫名激動起來更為媛媛扼腕叫屈。我質問她為何不抗議拒絕?她告訴我:當一個醫生太太,不是一般人想像的快樂,尤其是當太太的她的娘家不是家勢顯赫的有錢人時。同時為了多方的顧忌,包含她老公顯赫的家族面子,尤其是一心渴望想當上單位主管的他,離婚一事是絕無可能的!
當她用艱澀的字眼描述出她所受的折磨痛苦時,我對她的憐恤與不忍竟然產生了奇怪的情愫,不過當她知道我的反應時卻很理性地表示,她不想妨礙我的家庭,而且現在一心只想報復她的老公。
談著談著,她竟然要求我幫她報復她老公,而且她的報復方式也是有夠變態的:她要我當著她老公的面前姦淫她,要他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這可是玩火的玩意兒,我一時也拿不定主意,她要我慢慢考慮再給她消息,在留下聯絡方法後就各自離去了。
當晚我一夜難眠,看著身旁早已入睡的妻子慧如,我竟然開始一連串荒唐的幻想……
我彷佛看到慧如突然起身去開啟房門,隨後牽著一個俊美帥氣的男子,她引領他來到我的床前,他們對我含蓄的點頭招呼,然後那男人開始對慧如的全身愛撫。
慧如面向我,雙手撐著床沿,露出白皙的乳溝,一雙清澈的眼眸春意無限地看著我。而那男人則隔著睡衣大膽地撫握著慧如的乳房,接著他更猛然掀起慧如的睡衣,將原本握住慧如乳房的手移轉到慧如的內褲上,一手隔著內褲撫摸著她褲襠內的神秘部位,一手由後面褲頭探入內褲裡面,然後兩手終於在慧如的內褲底部會合而且不斷地搓揉攪動。而我的慧如——賢淑保守的老婆,此刻的臉龐呈現出美麗的扭曲……
我的緊張與醋勁逼出了我一身熱汗,我潛藏的荒謬淫欲卻使得我的陽具如昂首吐信的眼鏡蛇!
那男人緩緩地把慧如的內褲扯下到膝蓋,然後我的慧如張口淫叫:「喔!」顯然她已經被那男人侵入了!我想不透,我為什麼不去阻止他們?為什麼還一直注視著慧如的臉龐,而且還一直期待慧如能出現更歡愉的表情?
就在男人猛烈的衝撞之後,慧如更轉過頭,張口含住他的陽具,迎接他的噴射……我發現我也射精了,不是,是夢遺了!
突然,我想起了我皮夾中媛媛的連絡電話!
隔天一早,媛媛在電話中聽完我夢中的敘述之後,我聽得出來,她的語調是呈現喘急而且是起伏不定的,原本急於報復的激烈語調也轉變為嬌柔,甚至有些嫵媚了。而原本就對於媛媛有所好感的我,也開始有所期待了!
三天後我依約依時來到媛媛給我的一個位址,我想應該就是她的家吧!在我按了多次門鈴之後,終於看到她神情緊張的來開門,她的衣著淩亂,嘴唇鮮紅,好似長吻之的摩擦或是吸吮後的紅痕。
她略微疇躇的要我在門口等一下後,轉身又再扣上門,我不解是何因故?數分之後,大門緩緩敞開,但是令我訝異的是,走出門口的並不是媛媛,而是個身材凹凸有致的婦女!她的臉孔五官用皮包遮掩,所以我沒看清楚。在她快速離去後,我也大概知道這房子裡之前正發生了些什麼事。
稍後,媛媛的手伸出門外將我給拉了進去,裡面的光線是黯淡的,我無法分辨有哪些擺設,就被帶入了樓上的房間。進房之後我看到媛媛口中的名醫丈夫正下體赤裸的半斜躺在床底下,他的眼神有些呆滯的看著我,並伸出搖晃的手指著不知所措的我問媛媛:「他是誰?」豈料媛媛回答他:「要你管!」
我問媛媛是怎麼回事?她流著眼淚說:「他剛剛又逼我玩變態的3P!」
我問:「那他又怎麼了?」(他有些神情恍惚)
媛媛說,她之前到他診所拿了7•5Mg的IMOVANE Zopiclone(重劑量的鎮定劑,吃一顆會令人迷糊嗜睡,吃兩顆就太重了),摻入他的葡萄酒裡面,讓他邊品嘗美酒,邊欣賞媛媛跟剛剛出去的女人做同性戀般的性交。剛剛他興奮夠了,現在藥性大概在發作了吧?
這時我很詫異地看到媛媛一腳踹向她快要昏睡過去老公的身上,她老公發出一聲慘叫,她死命地搖晃她老公說:「睡什麼睡?你……你這個低級亂倫變態!來啊!來啊!來看你老婆被別人幹!被一個真正的男人姦淫啊!你看啊!」然後在她老公面前狂放地吻著我的唇,還故意吻得「滋滋」有聲的。
雖然原本我是很心虛的,畢竟要我到我認識的老朋友家裡,還要在她老公的面前跟她……實在是很難適應這種狀況。說真的,在一時之間也真的激不起什麼欲望。
我抱著媛媛說:「先冷靜一下,不要激動,妳確定還要繼續下去?」
她倒是很篤定的說:「你來都來了,到底要不要配合嘛?要不要嘛?」說著說著,眼淚又來了!
我心疼的安撫她:「好,好,好,不要這樣,我配合!我配合!」
她這時跪了下來,解開我的腰帶、扯下了我的褲子,然後把臉埋在我的重點部位左右摩擦,我覺得她是在用我的內褲在擦拭她的眼淚,不過這一擦卻喚醒了我潛在的欲望。
我轉過頭看著她老公,發覺他正瞪大眼睛看著他老婆的舉動!而媛媛也正瞪著他!
媛媛更對她老公說:「你看人家多行!多棒!我衣服都還沒脫呢,他的『懶叫』已經硬得快撐破褲子了!看到沒?哼!我還要脫衣服給他看呢!」
媛媛可是真的鐵了心,邊說邊做,她站了起來,就在兩個男人之前一件一件開始脫去她的衣裳。她脫下了她的睡衣外罩,讓我看到了她的睡衣,那是一件紅色的短睡衣,由於質地很透明,可以輕易地看到她裡面是一套情趣內衣褲。
她要我坐下,然後就在我和她老公面前,隔著睡衣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又摸著朦朧中隱約可見的烏黑陰毛。隨後,她又掀起了自己的短睡衣,還像脫衣舞娘般扭擺著她的身軀,雖有做作之意,卻因沒有職業性的孰練,反而更顯現其質樸純美的一面。雖說她是本著報復她老公的心態,但我則開始享受著眼前的一場美不勝收的脫衣秀。
就在掀衣扭身之際,她緩緩地坐上了我的大腿,用她飽滿的雙乳摩擦著我的鼻子。她的乳房所釋放出的體香,跟我老婆慧如是完全不一樣的強烈,不知不覺之中,我張口去輕咬她睡衣裡的乳頭。
我的手不自覺地環抱著她的臀部、撫抓著她那堅實飽滿的屁股,我發覺在我口中的兩粒葡萄早已經變成兩顆櫻桃。而她跨坐在我大腿上的屁股則很誇張的前後摩擦著,磨著磨著,她的褲襠早就已經濕滑滑的一片了!
這時媛媛杏眼怒瞪的看著她老公,更開口嘰諷的問她老公說:「嗨!死變態的,你看到了沒有?我的『雞掰』被他磨得濕答答的,好爽喔!你要不要也來磨磨看啊?」這時她老公還是張著一雙大眼睛,失神地看著他老婆所展現的媚態。
然後她就起身走進浴室裡,門也沒關,她大聲的說:「你要注意看喔!我要脫褲子給他看喔!我還要洗澡給他看嘍!」我看著她邊扭擺著誘人的身軀,邊褪下紅色的短睡衣,露出用細繩般的質料所構成的性感內衣。我發現這套內衣褲根本只是一套裝飾品罷了,因為她根本是有穿等於沒穿一樣!不該看到的三點卻都可以清楚地看到。
就在我懷著既緊張又期待的心情等著她脫光這火辣的褻衣褲時,我的潛意識裡卻又將眼前的媛媛幻化成我老婆慧如!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更奇怪的是,我感覺我的慧如所展現的肢體動作,並不是為我而來,而是讓媛媛的老公看似的!我想我是產生幻覺了。
我覺得自己越來越緊張,我不知道該不該讓眼前的情況繼續下去,對於該不該讓慧如(或媛媛)繼續脫掉最後剩下的內衣褲?我發覺我是吝嗇的,我並不希望有人看到慧如的裸體,但是卻熱切地期待慧如能更將她淫蕩嫵媚的一面顯現出來!我想知道,別的男人是不是也像我一般的熱愛我老婆的裸體?
我轉頭看看媛媛她老公,他吃力地撐著他的身軀,將頭靠著床墊以免不支倒地,而他頹然下垂的陰莖已見延長了一些,但是仍然抬不起頭來!
媛媛她挑釁式的說:「老公∼∼我要脫衣服給他看喔!不要吃醋喔!」
媛媛突然將她的胸罩給拉下來,甚至於連胸罩的扣子都沒開,就直接給扯下來了。她就這麼將胸罩從胸部到腰部,再從腰部沿著臀部拉下到大腿後就扯落到腳踝,然後一腳將內褲給踢開。
接著雙手由下往上抓著她那對34C的乳房說:「你們看!這叫奶子,好看吧?不只你們男生愛看,有的女生更愛看喔!」
媛媛說:「Tony你過來!」我不知所措地來到媛媛身前,她卻一把將她的一隻乳房塞在我的嘴巴裡,還對著她老公說:「死變態你看!他跟你一樣,很喜歡吸女人乳頭,不過人家吸的是女人,不像你到現在還在吸你老媽的乳頭!」
(事到如今,我終於對他們這對夫妻的問題有了概略的輪廓了!)
媛媛說:「你看,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他喜歡摸我的『雞掰』。我叫他口交給你看!」她說完就把我的頭壓入她多毛且滑潤柔軟的下體裡。
媛媛說:「你看!你寧可找別的女人來讓我們互舔『雞掰』,就是不肯舔我的。你看!人家Tony多會舔!你看!你看!」
媛媛又說:「你不喜歡幹我,那又為什麼要娶我?你不喜歡幹我也就算了,幹嘛又叫女人來幹我?死變態!嗚∼∼嗚∼∼」她哭著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嗚∼∼嗚∼∼你今天要仔細看,你不喜歡幹的女人,偏偏就有人很喜歡操!Tony,脫我的內褲,給他哈死!」
其實我現在的心情很複雜,由於三個人的立場與出發點可能都不一致,我仍持續地處於荒唐的幻想中——我當著外人面前吸吮著我妻慧如的乳頭,而她所呈現出的淫態,給我帶來了前所未見的刺激。
我發現我很喜歡這種方式,於是我脫下了媛媛(或慧如)的內褲,她則伸手入我的內褲,握著我的陰莖。
媛媛又恨恨的說:「你喜歡和你媽媽洗澡,卻不願跟我洗,到底是為什麼?你願意乖乖的讓你媽媽洗你的『懶叫』,卻偏偏不讓我碰它!我恨你們這對變態的母子!Tony,來!我們一起洗澡給他看看。」接著浴室裡就上演了一出奇怪的鴛鴦浴。
媛媛故意將我的陰莖洗得特別殷勤,還一直提醒她老公說:「看啊!人家的『懶叫』多麼棒!好大!好硬喔!」媛媛則不斷地在我耳邊細聲提點,要我做出種種的動作去配合她。我當然樂得照辦,因為我的羞澀、禮貌早就消失殆盡了!
媛媛讓我在她赤裸的身體上塗抹了許多沐浴乳,而她則是主動地牽引著我的雙手,在她凹凸有致的軀體上四處遊移。就在我摸盡她全身的同時,媛媛卻是相當配合地扭動著她的身體,並且很誇張的朝她老公露出淫蕩的表情。
事實上,在我深入地摸過了她的陰部之後,我才大略感覺到她並不是真的性奮,因為她的陰部除了沐浴乳之外,並沒有女人在性欲高漲、淫水充斥時的那種滑膩感,也就是說,她真的只是在裝給她老公看,充其量也只是要刺激她老公而已!
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我的陰莖卻昂首的高挺著!在這之前,我總以為這只是一齣戲而已,我多少對自己的舉動會有所拘束。噯!男人就是賤!我體內的欲望正不斷地上升著,再加上我之前一直將媛媛幻化成我妻慧如,所以在種種矛盾與欲望的交相衝擊之下,我反而展現出異常高亢的性欲,尤其是當著別人的老公面前!
逐漸地我開始主動了,我不再順著媛媛的支配而動作,就在我將她身上的沐浴乳泡沫沖乾淨之後,我開始跪下來抱住她的屁股,將我的臉埋在她茂盛的陰毛叢裡,鼻尖摩擦著她的陰蒂,我濕熱詭詐的舌頭不斷舔著她致命的部位。
我手中抱著的是一捧「軟玉溫香」,從我雙手上傳來的訊息告訴我:「你不要亂來,適可而止!因為她開始扭捏,開始退縮了。」但是更明顯而強烈的訊息卻告訴我:「快!快!……」
我轉頭看著她的老公,他正吃驚地看著眼前這對男女在互相愛撫,喔!不,應該是說他很意外地看著她的老婆讓別的男人吸吮著陰部!而且他老婆一手撫抓著自己的乳房、一手按壓著男人的頭,還抬起一隻腳,讓那男人的舌頭更能輕易地舔入他老婆的陰道!
終於她站不住了,我抱著渾身濕潤的媛媛來到床上,開始舔去她身體上的水珠,從臉龐、頸項、肩膀、乳房、肚臍眼、雜亂的陰毛、修長的大腿……然後是一根接著一根的腳趾!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忍受這種折磨而還能緊並她的大腿。為了要教導眼前這個搞錯方向的男人,我把床上的媛媛翻轉過來,面向她老公,讓她翹起屁股來像狗一樣的趴著,我則朝著她的肛門細心的舔著,就像舔我的慧如一樣!
這時我看不到媛媛臉上的表情,我只看到她肛門的括約肌強烈且持續規律的收縮著,更看到她老公帶著疑問的表情,更努力趨前來看我是怎麼樣舔他老婆的肛門的。而媛媛原先是像狗一樣的趴著,現在她則是上半身全貼在床鋪上了。
等我舔夠了,我很自然地展現出我動物的本能,就要將硬挺的陽具插入她那溫暖濕潤的洞穴時,她的醫師老公卻急切地調整視線去看著他老婆的臉。我還是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但是我卻可以看到她的醫師老公的表情與動作。
我想我看到的不只是醫師看診時的專注,是一種好奇式的專注。而他那不是很「雄壯」的陽具,此刻已經清醒了!就在我進入她陰道的一剎那間,我是盡可能將媛媛幻化成慧如。在我一插入媛媛體內時,便聽到他們夫妻倆不約而同的驚叫聲,女的叫聲是「呦∼∼」,男的聲音則是:「啊∼∼呀!」
這時我看到媛媛她雙手緊抓著床單,散亂且下垂的頭髮正隨著我的抽插而前後搖曳著。這種搖曳也帶動她老公的頭左右晃動著,他的頭之所以會左右晃動,是因為他一下要看自己老婆的性器是怎麼樣的可以讓陰莖抽插?另一方面他更好奇的是,他老婆在讓她的陰道接受男人的抽插時,臉部是什麼表情?
而我自己則是身處於:公開的通姦行為、偷情的快感與3P的刺激……等等複雜的淫穢情境,而這樣子的複雜情境更加劇了我的性行為與性能力!這是我跟慧如做愛時所沒有的感覺。
我感到包覆著我陰莖的洞穴正急遽地縮放而抽搐著,接著有水庫洩洪般的淫液沖刷著我的男根。她來高潮了!我也想!但是我不想射在她裡面,這算是我對慧如的一種負責吧?!
所以我將我的陽具移到媛媛的嘴前,將她不想品嘗沾有她陰道內分泌體液味道的陰莖而緊閉的嘴巴給掰開,不過她只張口含住一下子,我就傾巢而出了!她含不下大量的精液,所以有相當多數量的精液意外造成了顏射。
在我們都高潮之後,我將媛媛的屁股推向她老公,終於她老公也能成功地插入了她!我也目睹了眼前一出夫妻活春宮秀。不過……當我正沉醉於激情後的慵懶,我也仔細地品味著眼前種種怪異的性交方式。
除了短暫的陰莖插入性交外,他卷起媛媛的秀髮,纏繞在他的陰莖上,然後要求媛媛整個含入嘴巴裡面口交,接著他還將他腳上的大姆指插入她的陰道,最後他在筆筒裡抓起一把筆往媛媛的陰道裡塞,然後再將他的陰莖輕易地插入媛媛因高潮而濕漉漉的肛門。
接下來,隨著陰莖的推送,媛媛陰道裡的筆也一支支的掉下。而最讓我側目的並不是他在媛媛的肛門裡射精,而是他射精時淚流滿面地嘶吼著:「媽咪!媽咪!!媽咪!!!媽咪!!!!」
這時我才體會到媛媛所受的痛苦。其實肉體的淩虐或許可以忍受,但是精神上的變態,尤其是人倫的失序更是致命的打擊!我不知道我這麼做對不對?有沒有幫助到媛媛什麼?但是基本上,我算是分擔了她內心的痛苦,這種可能連自己的父母都無法傾訴的苦。
事後我沒有再跟媛媛聯絡,事實上是連我也無法接受這種極度的變態!我甚至還因此有了一段時間的假性陽痿。在跟慧如性交時突然不舉,反而需要藉由偷窺慧如洗澡才能勃起,進而入浴室如強姦似的侵犯她,不知情的慧如還以為是我在製造情趣而享受著。
經常有人開玩笑的問我:「你們學醫的人,死的活的都幾乎看遍了,還會對女人有欲望嗎?」我通常只是笑而不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