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春輝-因果報應 - 优优色影院

早上臨時被通知不用上班,媽的,難得今天準時出門,結果也只好先在街上閒晃閒晃,這個時間小姐們都在睡覺,有錢還沒處可以花。只能回家看看有沒有什麼電視節目可以打發時間。
開了門回到家,只看到少霞在廚房忙著,少霞妹妹看到我也很驚訝的問:「春輝兄,你怎麼回來了,今天不用上班嗎?」
我往沙發一坐,手拿遙控器打開電視,隨口回答:「唉,臨時被通知不用上工;少霞呀,現在屋裡只剩你一個嗎?我老婆上哪去了? 」
少霞妹妹就說:「我也是剛起床,看見房東太太剛好要出門,她說社區福委會有事要忙;春輝兄,我現在正要泡咖啡,也幫你泡一杯好不好。 」老婆最近當上社區福委會幹部,雖然為了社區活動忙裡忙外,非常忙碌,也為這種事吵過架;
不過趁著老婆參加社區活動,不在屋子的時候,我也偷偷幹上了少霞幾次,而且看她做的很愉快充實,,也就不去管她了。
「咖啡是你們年輕人的玩意兒,我喝不慣,對了,你今天早上不用上課嗎?」
「我今天要下午才有課,昨天晚上把報告趕完了,所以時間還很多;春輝兄看你要吃什麼,我可以幫你準備呀」
我用著相當舒服的姿勢坐在沙發上說:『那隨便幫我弄弄什麼吃的吧。 」
少霞妹妹用著相當俏皮的聲音回答:「好呀,那我幫你弄火腿、荷包蛋,我會加很多很多蕃茄醬在上面,你一定要通通吃完唷。 」
少霞小妹妹在這個屋子也住一段時間了,所以非常習慣的在使用著廚房,沒想到現在居然只穿著薄到快看得到乳房的睡衣加小圍裙。可能平常這個時間,屋裡都沒有人,所以才敢這樣穿吧,加上之前也被我插了幾次,所以也不再在意自已的私處被我看到。
坐在沙發上,望向正在廚房準備早餐的少霞小妹妹,心裡在想,如果和老婆能生個女兒的話,應該就是這種生活吧;假日的早晨不用上班,舒舒服服的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報紙,然後等著乖巧的女兒,在廚房裡忙著準備早餐,然後端到我這個爸爸的面前,人生中最幸福的早餐不過就是這樣而已…。
但是發漲的懶鳥跟我說,再貼心乖巧的女兒,再鮮嫩的雞邁穴總有一天還是得給男人插的……。
我起身走向廚房說:「如果我每天早上,都能有像少霞妹妹你一樣的乖女兒幫我準備早餐,不知道該有多好呀。 」
少霞妹妹嘻嘻的回答:「對呀,現在才知道你很幸福呀。」而我悄悄的走到少霞妹妹的背後,她還是專心的在準備我的早餐,若隱若現的奶頭跟屁股,任誰看到都會受不了;接著雙手慢慢從兩側伸到睡衣裡,上下左右慢慢的搓揉著,又摸又捏,還不停逗弄兩顆乳頭,這小淫娃馬上哼嗯哼哦地呻吟起來。這對乳房跟屁股蛋不管什麼時候來玩,手感還是非常的好;看來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少霞妹妹的身體也已經「習慣」我的撫摸淫弄。
「嗯…啊…別鬧了,我正在煎火腿,這樣很危險的。」少霞妹妹嘴裡雖輕聲抗議,但是身體卻只是小小的扭動了一下,完全阻止不了我的慾望。
我笑笑的回答:「嘿嘿,我是看你奶子太大太重,想說先幫你扶著,以免你煎火腿時太辛苦耶。 」
「啊…哪有爸爸這樣幫女兒忙的呀…啊…等一下,我要把火腿翻面。」少霞妹妹還是十分專注在煎鍋裡的東西,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後頸的模樣也非常吸引人,我不自禁從後面親了下去,體香也非常迷人,我繼續親吻臉龐跟肩膀,雙手也往腰部、肚子、大腿搓揉。
經這麼一搞,原本很簡單的翻面動作也讓少霞妹妹忙了一陣子,少霞又撒嬌又認真的抗議著。 「唉唷,你看啦,都是你害火腿焦掉了啦。」
「焦掉的我一樣吃,嘿嘿,乖女兒,為了賠罪,我請你吃更大支的。」幹,懶叫已經漲到極點,實在是受不了,我一手握著漲大的懶叫,一手掀開少霞妹妹的睡衣,龜頭在在細嫩的屁股、大腿處搓來搓去,她的皮膚還是非常有彈性,觸感非常好,光是將懶叫在大腿肉間抽插就讓我差點射了出來。
「嗯…火腿跟蛋已經煎好了,啊…先停一下,我要把它放到盤子裡。」少霞妹妹用手推開我,而我聽到這句話,也停止抽插,順便休息一下。
「乖爸爸,早餐好囉,可以吃了。」少霞妹妹十分得意的端起盤子的說著。
「唉呀,差點忘記,還要蕃茄醬呢」,然後就轉身朝櫃子找尋。不過我的心思早就已經不在食物上,看到她彎下腰去找東西時的姿勢,像是看到一隻剛被撈起來的鮑魚,鮮美多汁。我實在忍不住了,抓著龜頭,頂在雞邁洞口上下搓著,她身體一軟,上身扶著廚櫃,下身卻是翹得高高的。
這種搓揉也讓她舒服的說不出話來,咕嚨著:「啊…我…還要找………醬呢……」
我也該辦正事了,就一手攔腰抱住少霞妹妹,急忙將她的內褲扯下說:「別管什麼蕃茄醬了,爸爸給你吃更好吃營養的」由於剛才的搓弄,雞邁洞早就十分濕潤溫暖,懶鳥頭慢慢滑到了底,我也嘆了一口氣說:「懶鳥果然就是要放進雞邁洞裡才對」。可以乾到年輕滑嫩的肉穴,也是人生另一種「性福」,一時之間,我緊抱著少霞妹妹,忘記了抽送,舒服的久久不能自已。
「嗚…爸爸怎麼用鳥鳥可以插弄女兒的小嫩穴,你是壞爸爸,壞鳥鳥,嗚……。 」
少霞妹妹一直很喜歡這種言語來挑動情緒。
我回了神,雙手緊抓著小屁股蛋,懶叫就像剛開機的活塞,動了起來說:「爸爸是為了乖女兒好,怕乖女兒被外面的壞男生,壞鳥鳥欺負,所以爸爸要教少霞認識鳥鳥,以後才不會被拐走了。 」
「嗯……啊……可是…爸爸…要保護自已的女兒……啊……只有壞爸爸才會用……鳥鳥把人家的小穴穴……給……給塞的滿滿的……嗚…。 」少霞妹妹繼續低泣著:「啊……乖女兒的……小嫩穴……不是要給……壞爸爸用的……小嫩穴長大之後…是要給……老公才可以用的……嗚嗚。 」少霞妹妹越講這種淫話就越容易高潮,淫汁噴得到處都是,或許是想起了自已的親爸爸及阿非,把我當成親爸爸在幹她一樣了吧。
幹你娘咧,越講我也越覺得我現在正在幹的是我的親生女兒一樣,但是我非但沒有罪惡感,反而是更有快感,如果老婆之後幫我生了個這麼淫蕩的女兒,那我可能整天懶叫都是直挺挺的等著幹自已的親生女兒吧。真的是越想越興奮,抽插的速度也跟著變快了起來。
乾了數十下,少霞妹妹叫床的頻率跟著高了起來:「啊…啊…啊……爸爸幹那麼大力……女兒的小嫩穴……還來不及長大……就會被幹壞了……啊……。 」
這小淫娃在高潮的時候,真的是什麼淫語都講得出來。
「好好,爸爸惜惜,為了少霞的小雞邁,爸爸就乾小力一點吧。」說完就將她整個抱起來,坐在較低一點的灶台,女上男下的姿勢慢慢的搖著乾著。這景象還真有點像爸爸將女兒抱大腿上保護著的樣子。嘿嘿,差別在我是將少霞妹妹放在我的懶鳥上,雙手忙著搓揉奶子。有少霞妹妹這種又可愛又淫蕩的女兒,不知道她的親爸爸從小把小女兒抱在大腿上呵護的時候,懶鳥是不是也像我現在一樣直挺挺的,恨不得將小女兒乾得死去活來。
「啊……爸爸…少霞要抱抱…親親。」少霞妹妹轉過身來,裝著小女孩的樣子,張開手嘟著嘴巴要我親她。
「乖女兒,爸爸疼你。」說完我的嘴巴迎上在面前的櫻桃小口,兩個人停止下半身的動作,忘情的擁抱跟親吻著。根據這陣子的觀察,我相當清楚少霞妹妹很喜歡這種假扮的遊戲,而今天這次是藉由言語來幻想自已被從小尊敬的親爸爸乾著嫩穴,來達到高潮。
親吻了好一陣子,我準備提槍再戰,就說:「嘿嘿,爸爸接著要來疼惜乖女兒的肉穴囉。 」接著再將她整個抱起,放在地上。 「來,將大腿打開,乖,爸爸要幹少霞囉。 」少霞還真乖乖聽話的自已用手將大雙腿掰開,屁股翹得老高,我再套弄了幾下,就長槍直入,重力加速度一次就到底。
在這個姿勢下,彼此的器官到了最密合的程度,我插得又重又深又急,少霞妹妹也呼應著我,嘴裡一直喊叫著「好爸爸」、「幹死女兒」的話。這種淫語真讓人有遐想的快感。狠插這幾十下,我也快射精了,就問少霞:「乖女兒,爸爸要射精了,幫爸爸生個乖孫女,好不好呀。 」說完就抱少霞想要再做最後衝刺。
少霞伸手用力想要推開我:「啊…不行……今天不行…射在裡面……人家還沒…吃藥的…拔出來呀…啊……啊……。 」
我也算是個通情達理的人,雖然急著要射精,還是跟她商量說:「那讓我射在你身上。 」
哪知道少霞妹妹居然回答:「啊…不行……睡衣會…被噴到……我很喜歡這一件……啊……那…那你射在裡面好了…沒關係的…啊……。 」
幹,真是破麻,就筧被幹暈了也不忘記自已喜歡的睡衣,其實她這句話也來不及了,我「喝」了兩聲,就把洨「噗滋噗滋」的射進肉穴裡。少霞妹妹也是爽到了極點,直喊:「啊……射的好強……乖女兒被幹死了…啊……啊……。」每次幹完她之後,聽到這叫床聲,真是讓人很有成就感,也難怪少霞妹妹的雞邁一直讓人愛不釋手。
沒想到這個時候有人從大門進來,雖然我們的位置對於大門的人來說是處於看不到的死角,不過剛才少霞妹妹的叫床聲應該是多多少少聽的到才是。
「少霞,你在廚房嗎?發生什麼事了嗎?」
幹,真是乾你娘咧,在這個時間點老婆居然回來了,在廚房這裡根本就沒地方躲,我的懶叫還放在少霞妹妹的肉穴裡不敢輕舉妄動,連氣都不敢喘一聲,老婆如果這個時候進來的話一定死定了。
少霞妹妹正在喘氣著,但是不回點話就會被懷疑,她上氣不接下氣的口答:「啊……沒事……我沒事的……剛才有蟑螂……跑過去……我嚇一跳……就大叫了……」
好,回答的好,不愧是少霞妹妹,反應不錯,這應該是因為常常被男人凌辱時所訓練出來的吧,哈哈。
「剛才聽你叫那麼大聲,還以為發生什麼事咧,呵,沒事就好。」說完就聽到開關門的聲音,應該是進了房間。其實老婆也很怕蟑螂,少霞妹妹的回答應該會讓她不敢進廚房。
我放下心來,「呼」了一口氣,擦擦汗。少霞妹妹躺在地上喘息了好久,就半起身拿了衛生紙把雞邁裡流出來的精液擦乾淨。擦完就說:「討厭,你老是把精液射進人家的小穴穴裡,人家今天是危險期耶,出了事怎麼辦呀?唉唷,不說了,我要去洗澡了。 」幹,明明是你這個小淫娃叫我射進去的,我可真是百口莫辯。
倒是我要開始思考該怎麼躲起來,不能讓老婆發現我在家。運動之後,肚子真餓,拿著剛才少霞妹妹幫我準備的食物,偷偷的溜進阿非的房間裡,吃起早餐來了。幹,剛才真應該讓少霞妹妹拿完蕃茄醬再操她的。這時卻聽到隔壁房裡隱約有男女在對話的聲音,疑?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老婆帶男人回家!
我利用阿非一直以來用來偷看的洞,這時候腦中轟隆一聲,眼前一片空白。
幹,老婆怎麼會躺在床上被一個老傢夥給壓著,而且好像已經乾了好一陣子了,一時驚訝得嘴巴合不起來。我試著讓自已思考,但是心臟一直蹦蹦跳,本來想沖向前去阻止,但是想想,如果這種事傳了出去,我在這個地方要怎麼做人,我可沒有多少存款,如果真要搬家也沒錢可搬。
冷靜下來之後,我決定先搞清楚事情的原由,也許老婆是被強姦的也說不一定,我不能錯怪她。此時老婆講話了:「啊…你怎麼…老急著要操干人家…啊……而且……這次還是在…人家的房間……啊……。 」這句話的意思是?該不會……?
老傢夥也回話…「嘿嘿,是你自已像個妓女一樣把我帶回家的,而且也不第一次被我乾了,還裝淑女。 」嘴裡講著這句話的同時,懶鳥還不忘把底下的雞邁肉乾翻出來。
老婆嬌聲抗議著:「啊…都是你啦…常常趁著活動中心沒人…硬上人家…啊……」
你娘咧,果然還不只一次,老婆總是跟我說社區要辦活動,常常往活動中心跑,原來是這種「活動」。幹,虧我每次都在緊要關頭之前把老婆的雞邁防守下來,沒想到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還是被乾了。
倒是這老傢夥的聲音越聽越怎麼覺得熟悉?想了想,不就是我們社區裡面最閒晃的阿中嗎?說到這個阿中,是個五、六十歲人了,自已一個人住,年輕時生了好幾個兒子跟女兒,上了年紀之後就靠著幾個兒子女兒固定送錢過來供他花用,所以他也樂得整天在社區閒晃,整天無所事事。
聽說他也常常待在社區中心裡,也很熱心的在幫社區做事、辦活動,有沒有加入社區福委會我也不清楚,幾次去社區中心接老婆回家,看到他時,臉上總是掛著輕衊的笑容,幹你娘咧,原來在笑我像個三七仔一樣,把老婆送去給他幹。
平常老是在笑阿非像只綠頭烏龜,原來真正的綠頭烏龜是我自已。
隔壁房裡一直響著「啪啪啪」的肉聲,阿中的懶鳥一直努力的在老婆的雞邁進出,可能是一直插弄也累了,就看他停了下來,把焦點放在親吻搓揉老婆的大乳房,並且說:「呼,怎麼樣,我的肉棒比你老公的更大,更有有力吧,哈哈。」
你娘咧,干我老婆還說我壞話,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啊……你好壞…偷干人家的老婆……還說風涼話……啊……別這麼大力…咬人家的奶頭……啊……。 」看那奶頭快被阿中咬的不成形了,如果老婆有奶水的話,一定會被他吸乾。
阿中得意的說:「嘿嘿,你的奶子真不錯,我幾個媳婦生了孩子了還是沒你這個沒生孩子的大。 」
老婆呻吟說:「啊…都是因為…你平常動不動…就把人家拉去…幹……人家要常常吃藥……才會到現在還…沒生孩子……啊…。 」幹,我每晚這麼努力的「工作」,老婆還生不出個子來,原來是這個原因。
一陣搓揉弄扁之後,阿中又轉往下面用力的把老婆的雙腿扯開,臀部開始向下壓了起來,「呼,奶子吸夠了,嘿嘿,今天我也要射裡面,準備接招吧。」我心裡想:「幹,你那個是什麼態度,把我老婆的雞邁當自家廁所一樣可以隨便射嗎? 」心裡是一陣子的氣憤,但身體卻一直不想上前阻止,懶鳥在不知不覺間翹得老高。
老婆急忙回答:「啊…不行…今天不行…射在裡面……人家還沒…吃藥的…啊…」
聽到這句話,似乎激起了阿中的性慾,就開始衝刺,並說:「嘿嘿,沒吃藥更好,讓你嚐嚐我的厲害,我幾個媳婦也是被我搞得要去墮胎,喝,喝,看我射進你的子宮。 」幹,奉勸各位,如果附近有什麼遊手好閒的遊民什麼的,就要特別小心,關好自已家的雞邁,免得你在工作,他也在你家忙著「工作」那就慘了。
「啪啪啪」的肉聲響了好久好久,接著阿中把老婆的兩腿曲起貼壓到她的奶上,讓她的下體高高翹起,然後完完全全的把他又粗又大的懶鳥全插進我老婆的淫穴裡,還不斷攪動,我真怕老婆給他亂槍幹死。
老婆抓緊床單,自顧著搖頭抗議說:「啊……不行啦…我老公…一直想要個…孩子…我要幫他生…啊……。 」聽到這話,我心裡五味雜陳,雖然老婆正在床上被乾著,但是心裡仍是惦記著要幫我生孩子。漸漸的可以體會阿非那小子,把少霞妹妹送給別人幹的心情,女友、老婆在被凌辱之後更可以加深彼此間的感情。
阿中哈哈的說:「嘿嘿,不給我射進子宮,那我就射得整間屋子都是我的洨,看看你老公會不會發現。 」
老婆急忙回應:「啊…不行……會被我老公發現的……他會生氣的…啊……。 」看來老婆雖然被乾爽了,腦子還是很清楚偷吃要擦嘴巴。
阿中咬著牙,雞邁裡的懶鳥越插越急說:「快接住,我快要射了,喝喝喝。」
老婆也尖叫了說:「啊……射在裡面……不可以拔出來…啊……射在裡面…啊……。 」
老婆伸出手抱住阿中的大屁股,非常擔心他把懶鳥拔出來亂射一通。
幹,真是報應,我才剛把洨射在別人女友的子宮裡面,馬上就看到自已的老婆也叫別的男人把洨射在自已的子宮裡,不要拔出來,真是乾你娘的報應。
肉聲之後,接著是「噗滋噗滋」的聲音,幹,看來是真的射在裡面了,兩個人抱在一起喘氣好久……。老婆推開阿中,拉起了衛生紙將下面擦乾淨之後,拉起內褲,穿著就要出門,並說:「都是你啦,人家只是要回家拿個東西而已,都是你硬要來啦,不管啦,出事了你要負責。 」
阿中只是嘻嘻笑著:「嘿嘿,我也乾得你很爽呀,怎麼爽完就翻臉了呀,嘿嘿。 」
老婆說看了時鐘,稍微整理一下自已的儀容,就說:「唉唷,來不及了,我要趕緊把東西拿去社區中心了,你要趕快出去,記得鎖門。 」
阿中只穿著四角褲,大喇喇的躺在床上休息,淡淡的回說:「知道啦,知道啦。 」
老婆緊接著出門去了,我也躺在床上,靜靜的回想這件事情的發生,一時之間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想不到,我把少霞妹妹當免費的妓女在用,老婆竟然也被阿中當成免費妓女在用。而這個過程,我的懶鳥一直翹得半天高,真不可思議,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居然也只是在旁看著,還套弄著自已的懶鳥。
還是先解決我硬得受不了的懶鳥跟心情吧,幸好少霞還在屋裡,待會等阿中走了之後,我再來好好大干特干一番,補償一下我戴綠帽的心情。幹,這阿中怎麼還不走,是真的把自已當這個家的主人了嗎。
想著想著,聽到隔壁房門打開的聲音,我心想,總算要走了吧,你這個混蛋,快走快走。但是腳步聲卻不是朝著外面,而是走向更裡面,該不會阿中他是想上廁所吧,可是少霞妹妹還在洗澡呀!該不會…。
在這同時,聽到少霞妹妹在呼叫:「啊!你是誰?快走開,不可以啊…啊……。 」
不會吧,那麼快又搞上少霞妹妹了,阿中這個可惡的強盜,剛剛才攻占了我專屬的「海港」,現在又想要佔領我的「彈藥庫」嗎?
雖然聽到少霞妹妹的呼救聲,可是我也不能馬上就衝出去,畢竟這麼一來,不就表示我從頭到尾都在房裡看著自已的老婆被姦淫嗎?那我該怎麼解釋才好呢?
但是再怎樣也得出去看看是怎麼一回事。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少霞妹妹的呼救聲已經轉變為一陣陣的呻吟聲了。
好奇心驅使之下,我慢慢的打開房門,確定不會被看到之後,再偷偷的往裡面走去,因為我很熟悉少霞妹妹的叫床聲,所以大概可以知道她現在已經被玩弄到什麼程度了,所以我又再大膽的往浴室走去。
躲在門邊,一看之下,幹,果然,少霞妹妹正趴伏在地上悶哼著,手往後努力的想推開阿中的頭,但老傢夥已經把頭放在屁股間,舌頭正在拚命的舔弄每一寸雞邁肉。看到少霞妹妹那年輕滑嫩的皮膚,跟阿中皺巴巴的身子,真是一種強烈的對比。
這老傢夥對於淫辱女人實在非常的有一套,馬上就把少霞妹妹弄的服服貼貼,只顧搖著頭閉著眼「啊…不要…啊」的呻吟著。
阿中興奮的說:「你這小妹妹真水,奶子跟屁股又白又嫩,看起來真好吃。」
接著雙手努力的搓弄伏下的大奶子,嘴巴拚命吸著兩個又大又白嫩的屁股蛋,然後再把少霞妹妹翻到正面,拚命吸吮兩顆奶子,雙手用力的抓著屁股蛋,左右搓揉著。這時我的心裡想著:「既然剛才老婆被淫弄我都沒阻止了,當然沒有必要去阻阿非的女友被姦淫,好好觀賞這一場淫戲吧,嘿嘿。 」
阿中再接著說:「玩過那麼多奶子,你是我看過最大最白又最細嫩的,讚讚贊,今天真是賺到了,嘿嘿。 」阿中把奶子用力擠壓,奶頭變得尖尖的,接著張開嘴巴用力的吸著,又說:「奇怪,明明這麼大,怎麼吸不到奶汁?我媳婦的奶每次只要用力吸一下,汁就會噴的到處都是。 」阿中還真是猴急,這麼用力,我真擔心少霞妹妹的奶子被玩壞的話,我以後要怎麼辦?
阿中越吸越上癮,不小心就把他凌辱媳婦的事情說出來:「呼,我每次都趁我媳婦送飯來的時候,用力搓揉跟吸奶,奶汁就會源源不絕的噴出來,我吸都不吸不完。可惜你的奶子這麼大,卻沒有奶。 」這時瞥見老傢夥的傢夥,幹你娘咧,別看他已經快六十歲的人了,懶鳥可不輸年輕人,剛幹完我老婆,馬上又硬梆梆的,無法想像剛才老婆的雞邁是怎麼把這支大鳥給整個吃進去的。
阿中突然雙手摸到她白晰的屁股上,把她的屁股了捧得老高,然後一股作氣,粗腰壓得又深又沉,「噗滋」了好大一聲,少霞妹妹也嬌叫了一聲,兩條大腿想合起來,卻是緊緊貼在老傢夥的腰上,細嫩的肌膚就磨著他皺乾的皮膚。水啦!
我心裡興奮得差點大叫,看這小淫娃被其他男人強姦、凌辱,我心裡是異常的興奮。
少霞妹妹「啊」的好長一聲,看來雞邁洞已經被塞滿了,好不容易透了一口氣說:「啊……人家都可以當…你的孫女了…你怎麼可以…啊……。」
阿中驚嘆了一聲:「呼,讚讚贊,這陰道也是又緊又很會吸,就算去嫖也找不到這樣的極品;如果我孫女跟你一樣漂亮,那我一定會捏破她的奶子,插破她的雞邁」。我想不管是誰,只要看到那根大棒跟插抽的力道,都不會認為是阿中這句話是在「毫洨」的。
少霞妹妹被他姦淫的失神,嘴裡哼著:「啊……爺爺怎麼可以…強幹孫女的…小穴穴…啊……。 」剛才少霞妹妹叫我爸爸,現在又叫阿中爺爺,幹,我真是便宜被佔大了,把老婆送給人幹,還得叫他一聲爸爸。
老屁股上下上下的運動著,我想少霞妹妹的肉穴的淫水一定很多,給那老雞巴抽插時,聽到那水聲迴響整個屋子。可能是我不甘心只有我老婆被幹,居然想大聲叫好:「幹死她,幹死她,幹死這淫蕩的小賤種,幹得她出汁,讓阿非也做做龜孫子」
少霞妹妹被他的大力抽插幹得很爽,居然說:「啊……伯伯……你好厲害唷…插得好大力……啊……。 」想不到這麼嬌小細嫩柔軟的身體,居然承受得了接連兩支大雞巴的轟炸,不僅如此,少霞妹妹還挺起屁股迎合著阿中的抽插。
聽到稱讚,阿中也變得很起勁,說:「嘿嘿,我幾個媳婦也是這麼說,說我比我兒子還要厲害,就連我女兒也常被我幹的服服貼貼的。 」幹你娘咧,他這老伯真是太不檢點了,媳婦不說,就連自已有血緣的女兒也都乾下去,實在可怕。
而阿中也不負我望,幹起來十分瘋狂,毫不憐香惜玉,把少霞妹妹的雙腿分得很開,大雞巴就像打樁機那樣在肉穴裡狂攪著。少霞妹妹的陰道很短,這下子一定是乾進她的子宮裡了,說不定還會把她子宮口也撐開。當然囉,難得可以乾這種年輕的小淫娃,所以他一點也不疼惜會不會把她的小穴插壞,每一下子都把大雞巴深深幹進她的肉穴裡,把雞巴在她的肉洞裡塞得滿滿,他那根雞巴實在太大,還亂攪亂鑽,媽的,我以後可是還要用的,可別把少霞妹妹的雞邁給插裂了!
阿中用同樣的姿勢乾了十幾分鐘,這種活動力恐怕連年輕人都自嘆不如,少霞妹妹不斷的呻吟著,肉體也已經完全配合著他,我看得張大了嘴巴,合都合不攏,不知不覺間掏出了自已的懶鳥,快速的套弄著。
阿中看來好像沒幹過這麼又漂亮又淫蕩的小女生,所以越乾是越起勁,我看到少霞妹妹好像已經洩過身,淫汁流得滿地都是,老傢夥意猶未盡,持續抽弄他那肥大的懶鳥說:「嘿嘿,小妹妹,準備接洨,幫伯伯生個孩子吧。」
少霞妹妹推著阿中的胸膛,嬌喘著說:「啊……夠了…差不多……要拔出來…不行射在裡面…今天不行……下次再讓你…射在裡面……啊……。 」幹,這是什麼話,真的是淫到出汁,被強姦了,居然還跟對方約定下次要讓他射在子宮裡,阿非呀阿非,你的帽子應該多到可以開店了吧。
阿中也急喘著說:「小妹妹放心,我的洨很厲害的,常常乾得我媳婦女兒墮胎好幾次,一定一次就讓你生。 」
少霞努力要推開阿中,但她已經被他開銷得全身無力,只能柔聲地哀求他說:「好伯伯……真的不行…射精進去……會大肚子的……啊……我用嘴巴……」說完就張著口,一副要嘴接洨的樣子。
聽到這話,我覺得很欣慰,我老婆不說,就連少霞妹妹,也是寧願讓我的精子進入她的子宮裡,也不願讓眼前第一次照面的糟老頭射進去,看來應該是我平常乾得她很爽,她的子宮也很歡迎我的精子吧,哈哈。
可是這種微弱的抗議一點效用都沒有,阿中這時急喘著,沒說甚麼,只見他狠狠地抽插數十下,又深又重地操幹底下的嫩穴,接著就聽到滋滋聲,直接就在少霞妹妹的肉穴裡射了!射得她「啊啊」地淫叫不已,老傢夥的洨還真不是普通的多,足足射了兩分鐘之久,射得奶子、肚子、雞邁、屁眼都是,一片狼籍。剛才老婆被幹的時候沒看清楚,現在看到那個量,跟阿中皺乾的身材還真不能成正比,可能他的身體有百分之七十是洨吧,也難怪他的媳婦跟女兒得墮胎好幾次。
阿非常叫我不要在少霞妹妹高潮時候射進她的子宮,因為這個時候她的陰道會一縮一縮的,子宮口也會一張一合的,很容易的就會把精液全都吸進子宮裡,這下子看來,少霞妹妹的子宮應該是被餵的滿滿的了。嘿嘿,阿非那小子,準備看他的女友被干大肚子,當免費爸爸吧。
少霞妹妹躺在地上,茫然的張著口,白眼都翻起來,全身不斷的抽搐。阿中還說:「嘿嘿,你這麼希望我射在你嘴裡的話,那我就如你所願吧。」說完猴急的親吻著少霞妹妹,把她的嘴唇裡外都吻過一遍。不會吧,這老傢夥體力這麼好,真的還可以再來一次?
接下來,看到的是阿中又把他的懶叫放到少霞妹妹的嘴裡抽插著,我從後面看到她的雞邁嫩唇都被弄得發紅。少霞妹妹雖然想抗議,可是卻沒有力氣可以抵擋,只能任人擺佈。我輕嘆了口氣,靜靜離開了屋子,離開時,屋子裡又是一陣肉聲淫聲。
走在街上,我茫然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我的兩個女人,在同一天被糟蹋,我只能摸著懶鳥在旁邊看著…